E政广场首页强国论坛深入讨论建议回复
访谈 | 网摘辩论聊吧人民社区博客微博网络日报
>> E政广场 >>建议细览
编号:建议46106号
建议主题:又走到了科学道路之分岔路口,我们到底该选择哪条路?
建议类别:时政类
建议人: linmingxiu 政治面貌:群众
提交时间:2018-11-28 15:25:20
内容:又走到了科学道路之分岔路口,我们到底该选择哪条路?

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是一个人类历史又一大飞跃的时刻。免疫艾滋病的婴儿的诞生,引起了社会舆论,有不少人持恐惧、质疑、反对态度,同时,也有不少人持着支持的态度,还有部分人持中立态度。21世纪是生物学的和人工智能的世纪,可以预见本世纪中叶,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的高度接受和普遍性运用。

封建社会时期,医生给女人看病的时候是不允许看到女人身体隐私部位的,女人几乎整个身体除了脸部基本上其余部位都属于隐私部位,更少有做手术、男医生接生,男医生为女人剖腹产等案例。古代,女人生孩子如过鬼门关,很多产妇都难产得不到救治而死。现今社会,男医生接生、检查、治疗各种妇科病习以为常,放在古代,这也是社会所不能容的“丑恶之事”。“眼光”与“生命”相比,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在古代,妇女被玷污了,许多女人会自杀以自己坚贞不负丈夫。在如今,如果妇女被强奸了选择自杀,那么我们认为这个妇女太脆弱,这是社会所不愿意看到的,这就是“眼光”的转变。 社会的“眼光”、人的“眼光”对社会的发展和走向,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每一种新的技术被发明之初,人们都充满了恐惧和担忧,飞机的发明,刚开始坐飞机的人一样充满了恐惧和担忧;刚开始发明杂交水稻的时候,世界上许多人同样持着质疑态度;试管婴儿被发明的时候,同样存在众多反对者。然而历史并不因为人们的恐惧就停滞不前,每一样的发明具有历史必然性。每个历史社会阶段,都会产生多种多样的社会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为了人们活得更好,我们中的许多人,必然会想方设法去帮助被困难折磨得一塌糊涂的那群人,我们都希望他们都能活得更好,这是所有发明的初衷,同时也是历史发明出现的必然性。一定的社会阶段,必然会产出一定的发明成果。

每一把利剑,它本身不具有好坏之分,最关键在于使用他的人的,持有它的用它来干什么。如果用剑来斩杀同类,那么,可能大家认为这把剑是一把世间邪物,应当销毁;如果,这把剑被用于砍柴做饭,人们觉得这真是好东西,应该多锻造几把,让更多的人用上。其实,这把剑一直都没有变,它仅仅就是一把剑而已,最关键的是谁在用它,都用它干了些啥事?

新技术、新发明永远层出不穷,我们应当端庄态度,消除恐惧,保持乐观、积极、向上、前进、长远、大局的眼光去看待它。不管我们是否接受,当今时代下,为了解决人类社会当下的问题的新技术一定会呈爆破式发展,突破创新会越来越多,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人类技术革新,每三年至五年会一小变,八年至十年会一大变。如果说,我们能够忍受眼睁睁地面对自己身边的人得了艾滋(近年高校及社会艾滋感染人数高增,治疗艾滋事不容迟),或是癌症(癌症年轻化、得病人数日趋增加趋势,攻克癌症刻不容缓),或是其他绝症,不治而亡,那么我们对身边同伴的“同情心”、怜悯之心、“共享美好生活的目标”何在?人与机器最大的区别在于,人是具有情感的动物,具有灵魂的生命体。机器人没有灵魂,不能体验感情, 机器人运算模式下,理性化、当下最优化方案是机器的最终选择结果,它不需要考虑更多更复杂的因素。但我们人类的每一样改造,每一样发明,不正是为了我们人都能活得更好吗?鲁滨逊漂流记活生生体现了,人不能独自一个人活在一个没有同伴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朋友,需要亲情、友情、爱情,我们需要这个相对完整的社交圈,我们需要自己活着的同时,他人也能好好地活着。
为了大家都能活得更好,我们应当鼓励和支持为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而产生的各类研究发明成果,让它们解决人类遇到的困难,真正服务于人类社会,让每一人能活得更好。
笔者现就新技术、新发明的出现及使用提以下几点建议:
一、建立和完善制度,建立专门的监管机构。应鼓励和支持新技术、新发明的突破发展,同时,正确引导创新、发明,宜疏不宜堵。 当今人类社会疾病困扰状态下,即使我国限制该行业的研究和发展,其他国家一样会进行研究。即使全世界的所有国家都统一签协议声明要限制该类新成果的研究和使用,却不能保证世界各国的地下组织进行秘密研究和使用,并进行地下交易。科学研究因社会问题应运而生。艾滋病、癌症等许多绝症患者,是最渴望从中得以受益的群体,尤其是年轻患者,每天等待面临死亡,他们自己一定会愿意接受死马当活马医,自愿接受不能见光的活体实现,如果,被接受活体实验者变异方向是国家和社会未知的,同时,活体实验数量也是未知的,研究过程也是未知的,那么最终引起的社会结果也就是未知的。此种状态下,整个国家和社会站在了被动位置。

与其,堵住出口,不如,正确引导该技术的正确发展,循序渐进,允许研究人员慢慢对小部分自愿者进行临床试用和实验,实验室应与自愿者自己和家属签订协议,声明自愿接受实验,但是如果出现不良负面影响,如往不良方向发展,国家将会采取措施,实施干预,如关禁闭或是直接销毁成果,让患者自行选择。研究机构经过对实验者长期性的身体检查、观察、跟踪等,不断发现和找到不足,并不断进行改进,最终研究出可控的技术。新技术、新发明如同婴儿刚出生,势必要经历学爬,然后学走,最后学跑,需要慢慢来,引导其正确成长,最终让新技术新发明服务于广大人民。

国家应当从法律法规制度层面,出台更加完善的法律法规制度,一方面鼓励创新和发明,支持创新,另一方面,正确引导创新、发明走上正轨,争取将创新、发明成果用于解决当前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争取在更短时间内改善人的生活质量,真正地为人们服务。 同时,严格规范科学研究的过程和结果运用,坚决制止和打击利用科学技术实施杀人放火等等损害国家、社会整体利益的犯罪行为。科学结果研究过程和使用过程应该分开,研究者是科学家,使用者应该是国家。国家应当早日制定监管机制,成立即将到来的新时代的基因编辑技术等事关人类基因和人工智能的管理部门,加强对该行业的监管,严格管理该行业的研究者,同时注意端正、引导研究者的思想,保证其心态健康、立场正确。所有该类行业的研究成果应该归属于国家,确保国家能够掌控走向,保证整体社会的利益。

二、新技术、新发明在创造的同时,应该同时研究出,能够制约该技术发挥作用的相应物质或是技术或方案,一旦出现不良影响,及时采取措施,消除负面影响。例如,把人改造成3个手臂的人后,发现3只手臂下,生活不方便,想要改造回来,那么,应当具有相应的技术和方案可以返回2只手臂,由此,才能消除人们对新技术、新发明的恐惧心理,提高接受性。

正如火、飞机、试管婴儿、电等等方面研究在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掌握了消除弊端的技术之后,最终才形成了今日的技术成熟。实践才能出真知,不实践技术永远不会成熟。人类刚开始学会如何使用“火”的时候,也非常担忧,同时,肯定也出现了烧毁人财物等惨痛的事实,火一样带来了很多不好的,但是,火给人带来了更多的好处,最关键的是要掌控使用火的原理。

三、旧观念、传统观念不应限制或阻碍科学发展的脚步。人类伦理属于一定社会阶段形成的一种社会关系,许多人认为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伦理造成冲击,那是因为人们的认知还未得到革新,始终处于传统旧观念阶段。我们应当更新认知,勇敢拥抱未来。不能望而止步或因噎废食。

基因编辑技术的产生,有可能从外貌上来讲,父母亲的外貌和肌体可能在某个阶段(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后)比儿女还年轻(假设儿女没有同时使用基因编辑技术),这样的状态并不是意味着就是坏事。外貌始终属于人的审美和外在性的东西,即使外貌变化了,亲子关系仍然是存在的事实。同时,该技术,一定程度上减缓了衰老,延长了寿命,使每一个人的工作时间相对延长,减轻了养老负担压力。对于老人而言好处多于坏处,对于年轻人而言,同样减轻了负担,延长了亲子时间,不用在短时间内(几十年甚至十几年)就要面临生离死别之痛。

四、基因改造之后的人,更加强大,对人类社会发展力大于弊。
人的寿命延长之后,人对知识的储存更多,知识更渊博,研究成果,工作成果相对短寿命来说更多,对社会的贡献更大。假设一个人通过基因编辑可以延长至300岁,那么人在250岁前,可能都处于非老年人阶段,这250年里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劳动和服务,同时社会也不需要为其提供养老。现今阶段,活到老学到老,但却发现,自己懂的知识如同冰山一角,许多的东西因为工作、家庭等等原因,还没来得及学习,人就差不多接近晚年了。人的寿命延长之后,尤其是具有一技之长的人,可以将工作做得更好,甚至实现飞跃突破进展,尤其是爱因斯坦、优秀的领导人、出色的各行各业的人才等一类,如果能够活得更长久一点,那么对整个社会将会是福音。

宇航员上太空进行探索,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有可能会被我们不了解的宇宙射线、物质、能量所影响和彻底改变基因或引起部分变异,其影响是未知的,但是为了未来,我们依然要上外太空探索。现今人类的肌体具有很大局限性,人类现有肢体、智力等方面限制了人探索外太空和进一步探索宇宙,人类的身体很脆弱,寿命很短暂,智商有限,还没来得及学习更多的宇宙知识,还没对世界有个一半的较深入的认识,甚至连简单的常识都还没学会,人就不得不面对衰老和死亡。

开启人类基因编辑的大门,可少量地治疗患者绝症开始,观察3到5年没有大问题后,再到普遍性运用到所有患者身上,争取拯救更多的绝症患者,同时,研究出针对的技术预防相应疾病。
基因决定了人的肢体形态、智商等方面,编辑其中一部分基因,只会引起该部分基因指挥下的相应状态的改变,而其他基因并不会跟着变,人类基因不是塔罗牌关系,是相对独立和稳定的。如果基因之间是塔罗牌关系,那么携带地中海贫血的基因的这部分人的其他基因会发生相应改变,但事实非如此。我们再思考下,地球上有许多物种的基因会发生基因突变,树人、珊瑚人、蓝绿色盲等等,基因突变后,他们其他方面的基因仍然保持原状,并没有相应作出改变。因此,我们大可不必担心改变某个基因会引起其他基因发生塔罗牌式的改变。

此外,有人担心会出现日后基因会混杂,影响到基因池。根据历史和当今科学研究,我们发现,地球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动物、微生物,各类物种之间的基因相对是独立的和稳定的,拿人类来说,黑人、白人、黄种人本身的属于不同的人种,基因存在差别,通婚之后,生出混血儿,许多混血儿长相更加漂亮了,这就是通过混杂之后,基因被改良了。同时,我们发现,近亲结婚孩子更多疾病被表达出来,智商会降低,但是异族通婚,或是夫妻不同地域的,生出的孩子更加聪明和健康,这就是基因的交换后和混合之后的改良,大自然本身就一套天然的选择规律,适应自然生长的可以安全地生产出来,不适应的就被淘汰。如果我们确保基因不改变,一直维持原有的基因,不作混合交换,那么,理论上来说近亲结婚、夫妻近距离结婚, 生出来的孩子应该更聪明、更健康才对,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基因的编辑短期内肯定会引起恐慌,即使被公开化,可以进行编辑,很多没有患无法治愈的严重疾病的正常人仍然会持观望态度。不经过10年以上临床试验和试用,并观察发现试用人没有相应不良表现后,人们才能接受对自身进行基因编辑。由此,我们并不需要担心,会有大量的人进行编辑,由此,引发不可控的负面影响导致社会秩序无法得以维持。
转基因食品,到现在没有明确的数据表明基因食品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人们基本上都在选择非转基因食品。同样的,即使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临床了,很多人也仍然不愿意去使用,除非面临死亡。


五、高度重视提高全社会的每个人的内在修养,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建设精神文明世界。只有使人心不断升级,达到真善美状态,才能确保掌握新技术的新人类能很好地利用新技术去造福人民。
人通过克隆,可以产生一个与自己模样相近或是模样一模一样的,也没什么
不好?自然生产的双胞胎不很多都是长得一模一样吗?难道由于双胞胎长得太像,所以要把其中流产掉吗?还是在生出来之后,把其中一个杀死呢?
人类可以克隆出器官,但是却不能克隆人的灵魂和人心。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灵魂、心灵、秉性、行为等方面的区别,而不是外貌。如果因为外在的东西影响了人对事物的判断,那么得不偿失,我们不应“以貌取人”。作为现代智人,更加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人的内在修养的重要性,影响人走正道还是走歪路的并不是人的外在(外貌、肌体),而是人的内在。国家应当预见未来的社会秩序,提早建立相应的制度,做好引导,使拥有特殊技能的人走上正确的道路。
如果一个人可以通过基因改造后拥有3只手臂,拥有3只手臂之后,该人可以更大限度发挥个人积极功能,为社会作更多贡献,为更多人提供更多服务,那么,这又有何不可接受呢?与长着2只手臂的未经过基因改造却干尽坏事的人相比,人们是否更乐意接受拥有3只手臂的好人呢?因此,人们是否接受3只手臂的人,关键在于拥有这个3只手臂的人的行为是对人有利还是有弊,而不在于他拥有多少只手臂。而让拥有3只手臂的人变成对社会有积极作用的人,需要我们的制度引导。
有的人担心,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无法控制,我觉得该忧虑具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要相信世间永远一物克一物。没有任何人可以不死不灭,所有自然界的东西都有他的致命弱点,这是自然规律,就算是星球,相对于地球生物而言活得太久了,但是一样会有灭亡的一天。


建议:又走到了科学道路之分岔路口,我们到底该选择哪条路?

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是一个人类历史又一大飞跃的时刻。免疫艾滋病的婴儿的诞生,引起了社会舆论,有不少人持恐惧、质疑、反对态度,同时,也有不少人持着支持的态度,还有部分人持中立态度。21世纪是生物学的和人工智能的世纪,可以预见本世纪中叶,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的高度接受和普遍性运用。

封建社会时期,医生给女人看病的时候是不允许看到女人身体隐私部位的,女人几乎整个身体除了脸部基本上其余部位都属于隐私部位,更少有做手术、男医生接生,男医生为女人剖腹产等案例。古代,女人生孩子如过鬼门关,很多产妇都难产得不到救治而死。现今社会,男医生接生、检查、治疗各种妇科病习以为常,放在古代,这也是社会所不能容的“丑恶之事”。“眼光”与“生命”相比,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在古代,妇女被玷污了,许多女人会自杀以自己坚贞不负丈夫。在如今,如果妇女被强奸了选择自杀,那么我们认为这个妇女太脆弱,这是社会所不愿意看到的,这就是“眼光”的转变。 社会的“眼光”、人的“眼光”对社会的发展和走向,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每一种新的技术被发明之初,人们都充满了恐惧和担忧,飞机的发明,刚开始坐飞机的人一样充满了恐惧和担忧;刚开始发明杂交水稻的时候,世界上许多人同样持着质疑态度;试管婴儿被发明的时候,同样存在众多反对者。然而历史并不因为人们的恐惧就停滞不前,每一样的发明具有历史必然性。每个历史社会阶段,都会产生多种多样的社会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为了人们活得更好,我们中的许多人,必然会想方设法去帮助被困难折磨得一塌糊涂的那群人,我们都希望他们都能活得更好,这是所有发明的初衷,同时也是历史发明出现的必然性。一定的社会阶段,必然会产出一定的发明成果。

每一把利剑,它本身不具有好坏之分,最关键在于使用他的人的,持有它的用它来干什么。如果用剑来斩杀同类,那么,可能大家认为这把剑是一把世间邪物,应当销毁;如果,这把剑被用于砍柴做饭,人们觉得这真是好东西,应该多锻造几把,让更多的人用上。其实,这把剑一直都没有变,它仅仅就是一把剑而已,最关键的是谁在用它,都用它干了些啥事?

新技术、新发明永远层出不穷,我们应当端庄态度,消除恐惧,保持乐观、积极、向上、前进、长远、大局的眼光去看待它。不管我们是否接受,当今时代下,为了解决人类社会当下的问题的新技术一定会呈爆破式发展,突破创新会越来越多,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人类技术革新,每三年至五年会一小变,八年至十年会一大变。如果说,我们能够忍受眼睁睁地面对自己身边的人得了艾滋(近年高校及社会艾滋感染人数高增,治疗艾滋事不容迟),或是癌症(癌症年轻化、得病人数日趋增加趋势,攻克癌症刻不容缓),或是其他绝症,不治而亡,那么我们对身边同伴的“同情心”、怜悯之心、“共享美好生活的目标”何在?人与机器最大的区别在于,人是具有情感的动物,具有灵魂的生命体。机器人没有灵魂,不能体验感情, 机器人运算模式下,理性化、当下最优化方案是机器的最终选择结果,它不需要考虑更多更复杂的因素。但我们人类的每一样改造,每一样发明,不正是为了我们人都能活得更好吗?鲁滨逊漂流记活生生体现了,人不能独自一个人活在一个没有同伴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朋友,需要亲情、友情、爱情,我们需要这个相对完整的社交圈,我们需要自己活着的同时,他人也能好好地活着。
为了大家都能活得更好,我们应当鼓励和支持为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而产生的各类研究发明成果,让它们解决人类遇到的困难,真正服务于人类社会,让每一人能活得更好。
笔者现就新技术、新发明的出现及使用提以下几点建议:
一、建立和完善制度,建立专门的监管机构。应鼓励和支持新技术、新发明的突破发展,同时,正确引导创新、发明,宜疏不宜堵。 当今人类社会疾病困扰状态下,即使我国限制该行业的研究和发展,其他国家一样会进行研究。即使全世界的所有国家都统一签协议声明要限制该类新成果的研究和使用,却不能保证世界各国的地下组织进行秘密研究和使用,并进行地下交易。科学研究因社会问题应运而生。艾滋病、癌症等许多绝症患者,是最渴望从中得以受益的群体,尤其是年轻患者,每天等待面临死亡,他们自己一定会愿意接受死马当活马医,自愿接受不能见光的活体实现,如果,被接受活体实验者变异方向是国家和社会未知的,同时,活体实验数量也是未知的,研究过程也是未知的,那么最终引起的社会结果也就是未知的。此种状态下,整个国家和社会站在了被动位置。

与其,堵住出口,不如,正确引导该技术的正确发展,循序渐进,允许研究人员慢慢对小部分自愿者进行临床试用和实验,实验室应与自愿者自己和家属签订协议,声明自愿接受实验,但是如果出现不良负面影响,如往不良方向发展,国家将会采取措施,实施干预,如关禁闭或是直接销毁成果,让患者自行选择。研究机构经过对实验者长期性的身体检查、观察、跟踪等,不断发现和找到不足,并不断进行改进,最终研究出可控的技术。新技术、新发明如同婴儿刚出生,势必要经历学爬,然后学走,最后学跑,需要慢慢来,引导其正确成长,最终让新技术新发明服务于广大人民。

国家应当从法律法规制度层面,出台更加完善的法律法规制度,一方面鼓励创新和发明,支持创新,另一方面,正确引导创新、发明走上正轨,争取将创新、发明成果用于解决当前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争取在更短时间内改善人的生活质量,真正地为人们服务。 同时,严格规范科学研究的过程和结果运用,坚决制止和打击利用科学技术实施杀人放火等等损害国家、社会整体利益的犯罪行为。科学结果研究过程和使用过程应该分开,研究者是科学家,使用者应该是国家。国家应当早日制定监管机制,成立即将到来的新时代的基因编辑技术等事关人类基因和人工智能的管理部门,加强对该行业的监管,严格管理该行业的研究者,同时注意端正、引导研究者的思想,保证其心态健康、立场正确。所有该类行业的研究成果应该归属于国家,确保国家能够掌控走向,保证整体社会的利益。

二、新技术、新发明在创造的同时,应该同时研究出,能够制约该技术发挥作用的相应物质或是技术或方案,一旦出现不良影响,及时采取措施,消除负面影响。例如,把人改造成3个手臂的人后,发现3只手臂下,生活不方便,想要改造回来,那么,应当具有相应的技术和方案可以返回2只手臂,由此,才能消除人们对新技术、新发明的恐惧心理,提高接受性。

正如火、飞机、试管婴儿、电等等方面研究在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掌握了消除弊端的技术之后,最终才形成了今日的技术成熟。实践才能出真知,不实践技术永远不会成熟。人类刚开始学会如何使用“火”的时候,也非常担忧,同时,肯定也出现了烧毁人财物等惨痛的事实,火一样带来了很多不好的,但是,火给人带来了更多的好处,最关键的是要掌控使用火的原理。

三、旧观念、传统观念不应限制或阻碍科学发展的脚步。人类伦理属于一定社会阶段形成的一种社会关系,许多人认为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伦理造成冲击,那是因为人们的认知还未得到革新,始终处于传统旧观念阶段。我们应当更新认知,勇敢拥抱未来。不能望而止步或因噎废食。

基因编辑技术的产生,有可能从外貌上来讲,父母亲的外貌和肌体可能在某个阶段(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后)比儿女还年轻(假设儿女没有同时使用基因编辑技术),这样的状态并不是意味着就是坏事。外貌始终属于人的审美和外在性的东西,即使外貌变化了,亲子关系仍然是存在的事实。同时,该技术,一定程度上减缓了衰老,延长了寿命,使每一个人的工作时间相对延长,减轻了养老负担压力。对于老人而言好处多于坏处,对于年轻人而言,同样减轻了负担,延长了亲子时间,不用在短时间内(几十年甚至十几年)就要面临生离死别之痛。

四、基因改造之后的人,更加强大,对人类社会发展力大于弊。
人的寿命延长之后,人对知识的储存更多,知识更渊博,研究成果,工作成果相对短寿命来说更多,对社会的贡献更大。假设一个人通过基因编辑可以延长至300岁,那么人在250岁前,可能都处于非老年人阶段,这250年里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劳动和服务,同时社会也不需要为其提供养老。现今阶段,活到老学到老,但却发现,自己懂的知识如同冰山一角,许多的东西因为工作、家庭等等原因,还没来得及学习,人就差不多接近晚年了。人的寿命延长之后,尤其是具有一技之长的人,可以将工作做得更好,甚至实现飞跃突破进展,尤其是爱因斯坦、优秀的领导人、出色的各行各业的人才等一类,如果能够活得更长久一点,那么对整个社会将会是福音。

宇航员上太空进行探索,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有可能会被我们不了解的宇宙射线、物质、能量所影响和彻底改变基因或引起部分变异,其影响是未知的,但是为了未来,我们依然要上外太空探索。现今人类的肌体具有很大局限性,人类现有肢体、智力等方面限制了人探索外太空和进一步探索宇宙,人类的身体很脆弱,寿命很短暂,智商有限,还没来得及学习更多的宇宙知识,还没对世界有个一半的较深入的认识,甚至连简单的常识都还没学会,人就不得不面对衰老和死亡。

开启人类基因编辑的大门,可少量地治疗患者绝症开始,观察3到5年没有大问题后,再到普遍性运用到所有患者身上,争取拯救更多的绝症患者,同时,研究出针对的技术预防相应疾病。
基因决定了人的肢体形态、智商等方面,编辑其中一部分基因,只会引起该部分基因指挥下的相应状态的改变,而其他基因并不会跟着变,人类基因不是塔罗牌关系,是相对独立和稳定的。如果基因之间是塔罗牌关系,那么携带地中海贫血的基因的这部分人的其他基因会发生相应改变,但事实非如此。我们再思考下,地球上有许多物种的基因会发生基因突变,树人、珊瑚人、蓝绿色盲等等,基因突变后,他们其他方面的基因仍然保持原状,并没有相应作出改变。因此,我们大可不必担心改变某个基因会引起其他基因发生塔罗牌式的改变。

此外,有人担心会出现日后基因会混杂,影响到基因池。根据历史和当今科学研究,我们发现,地球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动物、微生物,各类物种之间的基因相对是独立的和稳定的,拿人类来说,黑人、白人、黄种人本身的属于不同的人种,基因存在差别,通婚之后,生出混血儿,许多混血儿长相更加漂亮了,这就是通过混杂之后,基因被改良了。同时,我们发现,近亲结婚孩子更多疾病被表达出来,智商会降低,但是异族通婚,或是夫妻不同地域的,生出的孩子更加聪明和健康,这就是基因的交换后和混合之后的改良,大自然本身就一套天然的选择规律,适应自然生长的可以安全地生产出来,不适应的就被淘汰。如果我们确保基因不改变,一直维持原有的基因,不作混合交换,那么,理论上来说近亲结婚、夫妻近距离结婚, 生出来的孩子应该更聪明、更健康才对,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基因的编辑短期内肯定会引起恐慌,即使被公开化,可以进行编辑,很多没有患无法治愈的严重疾病的正常人仍然会持观望态度。不经过10年以上临床试验和试用,并观察发现试用人没有相应不良表现后,人们才能接受对自身进行基因编辑。由此,我们并不需要担心,会有大量的人进行编辑,由此,引发不可控的负面影响导致社会秩序无法得以维持。
转基因食品,到现在没有明确的数据表明基因食品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人们基本上都在选择非转基因食品。同样的,即使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临床了,很多人也仍然不愿意去使用,除非面临死亡。


五、高度重视提高全社会的每个人的内在修养,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建设精神文明世界。只有使人心不断升级,达到真善美状态,才能确保掌握新技术的新人类能很好地利用新技术去造福人民。
人通过克隆,可以产生一个与自己模样相近或是模样一模一样的,也没什么
不好?自然生产的双胞胎不很多都是长得一模一样吗?难道由于双胞胎长得太像,所以要把其中流产掉吗?还是在生出来之后,把其中一个杀死呢?
人类可以克隆出器官,但是却不能克隆人的灵魂和人心。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灵魂、心灵、秉性、行为等方面的区别,而不是外貌。如果因为外在的东西影响了人对事物的判断,那么得不偿失,我们不应“以貌取人”。作为现代智人,更加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人的内在修养的重要性,影响人走正道还是走歪路的并不是人的外在(外貌、肌体),而是人的内在。国家应当预见未来的社会秩序,提早建立相应的制度,做好引导,使拥有特殊技能的人走上正确的道路。
如果一个人可以通过基因改造后拥有3只手臂,拥有3只手臂之后,该人可以更大限度发挥个人积极功能,为社会作更多贡献,为更多人提供更多服务,那么,这又有何不可接受呢?与长着2只手臂的未经过基因改造却干尽坏事的人相比,人们是否更乐意接受拥有3只手臂的好人呢?因此,人们是否接受3只手臂的人,关键在于拥有这个3只手臂的人的行为是对人有利还是有弊,而不在于他拥有多少只手臂。而让拥有3只手臂的人变成对社会有积极作用的人,需要我们的制度引导。
有的人担心,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无法控制,我觉得该忧虑具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要相信世间永远一物克一物。没有任何人可以不死不灭,所有自然界的东西都有他的致命弱点,这是自然规律,就算是星球,相对于地球生物而言活得太久了,但是一样会有灭亡的一天。



0 0 0
分享到:
已有0人联署签名


谢谢,您是本文第 31 位阅读者,共 0 个跟贴



投诉
linmingxiu的更多建议:

建议46091号:关于强力整顿城市、郊区、小县城、农村等区域聚众赌博的建议
建议46081号:关于及时净化基层公务员队伍的建议
建议46067号:对中小学生义务教育问题的几点建议
建议46025号:如何促使大学生创新创业成果转化为实际生产力?
建议46024号:房产空置税征收能否起到预期效果?
建议46018号:为什么我们没有生胎?难道仅仅是因为经济压力?
建议46013号:关于将消防从业人员及科技研发人员的子女纳入 义务教育阶段政策性照顾入读群体的建议
建议46012号:关于对《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意见和建议
建议46001号:关于将消防从业人员及科技研发人员的子女纳入 义务教育阶段政策性照顾入读群体的建议
建议45753号:关于将民间意见纳入案件判决依据的建议

首页  上页  下页  页号:1/1  
标题:
  正文区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背景色
插入图像 插入Flash 插入多媒体文件 插入声音文件 插入real媒体
大笑
微笑
郁闷
惊叹
愤怒
邪恶
呆立
无语
摆帅
陶醉
注意
疑问
生气
快乐
害羞
悲伤
思索
眨眼
    
提交格式: 保持当前的换行状况   自动换行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消息   通过注册邮件
在参加强国社区E政广场之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同意相关条款
发微博         
 
最新联署签名建议
联署人数最多建议
跟帖最多建议
支持率最高建议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