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政广场首页强国论坛深入讨论建议回复
访谈 | 网摘辩论聊吧人民社区博客微博网络日报
>> E政广场 >>建议细览
编号:建议46095号
建议主题:基本养老保险的基准退休年龄
建议类别:民生类
建议人: 伟大的长征 政治面貌:群众
提交时间:2018-11-19 13:56:42
内容:我们说,社会保障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有很多基准年龄,例如:成人年龄、参加社会劳动年龄、老年年龄、终止社会劳动年龄等,这些都和人口平均寿命一样,都应当有一个基准年龄,用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描述中。
人口预期寿命是一个基本的随时间自然变化的基准年龄参数,来源于人口平均寿命,运用于模拟人的一生于劳动有关的进程中。
基准退休年龄应当是一个与人口预期寿命相联系,是可以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领取劳动退休金的基准年龄,是解决“退休年龄”问题的钥匙之一,这是基于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设计模型。
一、基准退休年龄之“法定退休年龄”
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龄”是指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劳动者“退休”时可以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年龄,这就是一个基准的“退休年龄”。“法定退休年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那个时候就规定了的,公民从16岁开始参加社会劳动到60岁退休,最长参加社会劳动年限也仅为44年。在建国初期条例制定的“退休年龄”政策可以说相对当时的人口平均寿命还是比较严谨的。但是,从社会的发展来看,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人口平均寿命的不断增长、延长,要建立推迟领取劳动退休金机制,则“法定退休年龄”已经不再适用于目前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因为,我们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是固定的,不能随着人口平均寿命和文明社会的进步及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变化,也没有考虑每个人的素质、技能、寿命、意愿的个性差异性。所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应当理解为是找一个合适的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年龄,是选择一个公正的全体劳动者可以合理的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年龄,而不是对“退休”做出规定,不是简单的“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更不是一味着提高“法定退休年龄”,也不是为一部分人或某一行业、某一职业的人研究制定多种的“退休年龄”。并且,应该把如何提高“平均退休年龄”放在这次“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工作目标之一。
法定的“退休年龄”界限各国有不同的标准,在中国不是切实可行的衡量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标准。西方国家纷纷提高“退休年龄”与他们国家的性质和本国人口平均寿命等自身情况有关。遵照习近平主席所说:“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在中国大地上探寻适合自己的道路和办法”,要合理的制定我们国家的基准退休年龄标准。应该光明正大的承认这次调整、研究、制定“退休年龄”、“延迟退休年龄”将影响每一个人的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应当明确,全面深化改革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方向是公平性,为了减轻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支付压力,保证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性发展。
二、“退休”、 “退休年龄”和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
不可否认的,旧有的和外来的养老保险观念、理念在不断的影响着我们走向邪路。例如:“多缴多得”、“职务级别”、“年金制”、“名义账户”、“五大保险支柱”、“养老金替代率”、“扶养比”、“老人、中人、新人”、“双轨制”等等。“多层次”是“层数”呢还是表示有“阶层”呢?“全覆盖”是“基本”的还是包含有“兼顾”的特权。
在目前,人们常将“退休”与领取基本养老金联系起来,一般讲到“退休”和“退休年龄”时都是指领取基本养老金或年龄了,细想一下,其实“退休”、“退休年龄”与基本养老保险,与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没有必然的联系。所以,建议要确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一个基准退休年龄,与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劳动者开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相一致。要纠正“退休”了就是领取基本养老金的观念,要走出“退休”就是领取劳动退休金的误区,“退休”后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领取到基本养老金,因为,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要符合领取基本养老金条件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约束,年龄仅是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领取劳动退休金的条件之一。
在《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全方案设计》(以下简称《全方案设计》)中用“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替换“退休年龄”,当进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全面改革时,不妨换一个思路和想法,将会有一个更好的、更大的前景。如下:
①“退休”
退休就是个人退出参加社会劳动而休息之意。劳动者不再从事社会劳动,失去对生产资料的占有、使用,于生产资料完全相脱离,进行个人身体的休闲式的养生行为,是要求或被要求休息的自愿行为。可以说,什么时候领取基本养老金了就是什么时候真的退休了,并且退休和不退休,应不应该退休都是个人的自愿行为。例如:下岗、辞退、辞职、失业、家居等等都可以认为是退休,实际上,事实也是,个人什么时候都可以退休和再参加社会劳动。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享受基本养老金待遇要符合一定的条件,因为它是一种国家法律制度的安排,不应当用“退休”、“退休年龄”来约束,这将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一个很大的思想观念的转变。
②“退休年龄”
退休年龄是指劳动者离开劳动力市场时的年龄。参加社会劳动后的劳动者的退休是可以随时发生的,是没有,也不会有年龄限制的,因为“退休”有早有晚,所以“退休年龄”也就有很多。在《全方案设计》中用“领取劳动退休金”替换“退休”;用“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替换“退休年龄”;用“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来表示“(法定)退休年龄”;用推迟领取劳动退休金来表示“延迟退休年龄”。目的是将“退休”、“退休年龄”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剥离、分化出来。因为“退休”不是“年龄”的问题。
当前,我们国家的“退休”、“退休年龄”使用的很混乱,首先是“退休年龄”的不统一,其次是领取基本养老金规则的不公平,各类人群基本养老金计发的不合理。有的人工作30年就可以领取(基本)养老金,有的人年龄到45岁也可以领取(基本)养老金。
“退休”、”退休年龄”和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在概念上应当是清楚的,不应是混用。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应当把“退休”(是否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退休年龄”(不一定要领取基本养老金)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领取基本养老金分开。
③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
在《全方案设计》中建议将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基本养老金组成(基础养老金、个人账户养老金、过渡性养老金)进行分离、整合。把基础养老金分离为老年养老金和劳动退休金,整合个人账户养老金改为个人储老金,去掉过渡性养老金。基本养老金由老年养老金、劳动退休金、个人储老金组成。直接体现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作用和理顺关系,给予合理的功能定位与责任分工,不是混浊的,它们既是分离的,但又是有联系的,进而改革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分配,整合社会保障资源,降低社会保障的运行成本,节省社会保险管理资金。
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是指有权利开始领取老年养老金、领取劳动退休金、领取个人储老金时的年龄。在《全方案设计》中规定领取老年养老金是“公民年龄到达标准老年年龄时开始领取”;领取个人储老金是“公民从领取劳动退休金或达到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时开始领取”;制定的领取劳动退休金条件可以有多种途径,主要是①“参加社会统筹和个人参加社会劳动完成最低参加社会劳动年限,劳动者年龄加上提前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限达到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还有②“劳动者的个人累计参加社会劳动年限超过标准社会劳动年限”和③“劳动者年龄大于终止社会劳动年龄”。
年龄不应当仅是领取劳动退休金的唯一条件,享有劳动退休金可以分别按个人年龄或个人参加社会劳动年限(工龄)领取,当劳动者个人年龄在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时未达到最低参加社会劳动年限时,也不应当“退保”,可以在达到最低参加社会劳动年限时或年龄达到终止社会劳动年龄时领取劳动退休金。
三、“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
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退休年龄”从“延迟退休”的提出到“渐进式”延退和延迟到“65岁退休”是一套陈旧的照搬西方形式的办法。我们是要向外国学习先进的东西,但是要有创新性,要有中国特点,并适合于中国国情。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没有必要非要与国际接轨,仅仅照搬国外的“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并不适合于中国。
中国人口结构、分布是什么情况?中国是有着五千年古老文明历史的国家,是一个人口众多、地域辽阔的大国,与西方国家不同。与俄罗斯不同,中国的人口广大,享有春夏秋冬;俄罗斯的人口主要集中在欧洲,人口稀疏,地域靠北一线。与美国不同,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人口按地域分布的国家;美国基本是一个多移民的国家,移民人口数量要比中国多的多。他们的养老保险制度不适合于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所以没有必要效仿国外“提高退休年龄”的“延迟退休”,要找一个适合中国特点的退休后能够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办法,“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就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办事情就要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国家的稳定,人民的团结,与“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比较的最大区别是“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与人口平均寿命相关,是随人口平均寿命自然变化的,符合人类自然发展规律,是通过建立在基本养老保险模型基础上的合符逻辑性而确定的,简单易懂。
而“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与人口平均寿命无关,目的是提高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年龄,只是拖延领取基本养老金的时间,而不进行其它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深化改革措施,将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付的紧张状况没有什么改善作用,延迟“退休年龄”也没有长远的意义。人为的规定“渐退”,人为主观规定到65岁的目标和机械式的渐进各档次,渐进渐行的同样具有强制性。
“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不是强制性的,可以立即实施,不像“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还要“2017年推出,2020年才会实施” ,一个“退休年龄”问题还要设计到、延迟到、进行到2045年完成,还不知2045年以后干什么去?……,解决不了达到65周岁以后的“退休年龄”问题,势必将增大社会管理成本,浪费社会资源。简单的事不要办复杂了。国家的财政税收不应花费在这上面,因为时间太长了,花费也太大了。
“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也包含了目前的“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比“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要简单的多,意义也更大,并且作用还要强,按“十三五”规划中在五年内增加人口平均寿命1岁计算,到2049年,“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将可能是66、67岁,比“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还要延迟6、7年的时间。
一个简单的“退休年龄”目前有许多种,有60岁、55岁、50岁、45岁等,还有各种的“提前退休”说法,并且有人说“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不可以“一刀切”,是的,私有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得很多事情不可以一刀切了。但是,用一个“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规定基准退休年龄,就可以“一刀切”,而不是对延迟、推迟和领取劳动退休金的“一刀切”。
制定享受劳动退休金待遇的年龄的一致性也应当“一刀切”,不能因女性劳动者“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的过渡方法而迟疑,因为,我们综合考虑制定了提前领取劳动退休金的提前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限,规范领取基本养老金条件,也制定了推迟领取劳动退休金的推迟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限,规范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约束,也不需要因各类人群的不同而犹豫不决,“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有很大的适应性。
目前的长时间的“渐进退休年龄”的争论影响中国的安定团结,“延迟退休年龄”争执也已经二十来年了,时间太长了,应当尽快结束“退休年龄”之争,要走出一条中国式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路是当务之急。
“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不是可以解决人口老龄化和“养老金缺口”及劳动力不足问题的办法,应对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极端办法是降低退休养老人员的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水平,以解决“养老金缺口”增大的问题。但是,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呢?例如,在《全方案设计》中制定鼓励公民参加社会劳动的激励机制;适应不同劳动者的提前领取劳动退休金和推迟领取劳动退休金的需求。并提出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建立退出机制;公民个人有个人资产收入的将部分享受或不享有领取劳动退休金和老年养老金;并且制定领取劳动退休金期限;个人帐户养老金发放到计发月数结束;发放基本养老金的可控性和维持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支出平衡等办法;增大劳动年龄段人口数量;提高目前的“平均退休年龄”(54岁过低)的问题等;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不仅制定基本养老金的计发办法,而且,调整和计发也要一致,还要规范领取基本养老金条件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约束。另外,对于劳动力不足问题,“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是否考虑过“机器人时代”的到来对人口的影响问题等等。然而,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公平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四、确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的基准退休年龄
参加社会劳动是每一个有劳动能力公民的光荣职责,那么,制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就应以鼓励公民积极参加社会劳动为指导思想。制定我们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的一个基准退休年龄就是“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而非推后“退休年龄”和提早“退休年龄”,要确定一个合情合理的、公平公正的公民开始(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的统一年龄,并且男女的基准退休年龄平等。
《全方案设计》建议用“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替换唯一的“法定退休年龄”或“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强制性退休条件,建设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的、统一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创立较为国外更加先进、文明的基本养老保险事业。希望劳动者的“退休年龄”能作出上述这样的调整,而使各个方面的人群都能够接受,在社会上对这个问题要形成共识:即:用“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建立基准退休年龄与人口平均寿命的相关关系,使基准退休年龄进入“新常态”,这是一个创新建议,不需要再搞“退休年龄”和“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
“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将使人们不再注意“退休年龄”而死盯着“退休年龄”不放,而是考虑参加社会劳动时间的长短与领取基本养老金多少的关系问题,人在一生当中参加社会劳动时间的多少才是领取劳动退休金多少的基础。这样,由市场决定的劳动力资源将重新分配、重新分流,劳动年龄段人口应该首先找到工作为本。在目前商品经济社会,广大的劳动者也应该习惯在不同年龄时从事那些力所能及、量力而行的各种工作,一辈子不要、不能、不可能仅从事一种工作。人的身份在一生当中是不断变化的,可能要从事几个“工种”的工作,国家主席岗位也是一种工种,但是,不可能一辈子总是国家主席,应当这样看待人的一生的身份问题。
同时请参阅建议《基本养老保险的“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

建议: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领取基本养老金不再用“退休”、“退休年龄”表示。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确定基准退休年龄为“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 ,确立其于人口预期寿命的关系,应当在法律条文中明文规定。



16 8 0
分享到:
已有0人联署签名


谢谢,您是本文第 1116 位阅读者,共 2 个跟贴



投诉
伟大的长征的更多建议:

建议46097号:基本养老保险的“启始领取劳动退休金年龄”
建议46066号:简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建议46041号: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之后要做的事情
建议46027号: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应当依法办事和依法治国
建议46026号:在基本养老保险中用“个人统筹比”代替“个人缴费工资指数”
建议46014号:没有法律约束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混乱的
建议45982号:2019年停止基本养老金的“多缴多得”计发调整政策
建议45980号: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和基本养老金计发调整
建议45974号: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与劳动退休金计发调整支出的平衡

第2楼 欢迎
[ 青丛 ] 发表时间: 2018-11-20 03:01:58                                     [ 点评 ] [ 投诉 ]
第3楼 看护房
[ 青丛 ] 发表时间: 2018-11-20 08:08:48                                     [ 点评 ] [ 投诉 ]
首页  上页  下页  页号:1/1  
标题:
  正文区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背景色
插入图像 插入Flash 插入多媒体文件 插入声音文件 插入real媒体
大笑
微笑
郁闷
惊叹
愤怒
邪恶
呆立
无语
摆帅
陶醉
注意
疑问
生气
快乐
害羞
悲伤
思索
眨眼
    
提交格式: 保持当前的换行状况   自动换行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消息   通过注册邮件
在参加强国社区E政广场之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同意相关条款
发微博         
 
最新联署签名建议
联署人数最多建议
跟帖最多建议
支持率最高建议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