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政广场首页强国论坛深入讨论建议回复
访谈 | 网摘辩论聊吧人民社区博客微博网络日报
>> E政广场 >>建议细览
编号:建议7416号
建议主题:“十二五”期间解决“三农问题”的战略性政策转变!
建议类别:综合类
建议人: 中南孙锡良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提交时间:2010-11-04 08:27:08
内容:“十二五规划”献策之“三农发展”篇



——北京的专家如果只坐在办公室一定很难搞出什么象样的农村政策,天天看汇报,天天看研究成果,不与农民同吃同住就不会真正懂得“三农问题”的本质。未来五年,农村活则中国活,农村衰落则中国衰落!


一、认识农民


——从事农业耕作的劳动人民才是真正的农民,在外务工的农民工不是农民,只有他们回到土地上的那一天才能算是农民,不认识中国农民的现状,就无法了解农村的真正问题所在,更解决不了现实中的“三农问题”!二十年以后,谁是农民?


按照中国现有的城乡划分法,户口在农村的就被认定为农民,所以,在上一次人口普查中,中国的农民仍有7.4亿以上,占中国总人口超过55%,实际上这样的划分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不符合中国各行业从业人员的真实情况,也不利于国家执定最有利于农民的优惠政策,不利于国家最终解决“三农问题”。

鉴于现实和今后很长时间内中国农民的流动情况,最合理的分类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状态分类法,另一类工地分类法(个人意见)。状态分类法是指按农民的流动状态来判断其身份性质,离开农村进入城市务工,称为动态农民,也称工人;而固守在农村的农民称为静态农民。工地分类法是指按其工作的作业地为依据判断其身份,以土地耕作为劳动场地的为农民,不以土地为劳动场地的所有其它性质的劳动则为非农民。

当前,中国的农民工大约在1.8亿至2亿左右,有上有下,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估计还略有上升,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也能保持在1.8亿以上,按照动静分类法,真正称得上是农民的估计是5.5亿左右,农村家庭的总户数约为2.3亿,平均下来,平均每户只有2.4人在农村。

有多少在外务工的动态农民以后可能回到农村当静态农民?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当前农民工的年龄分布情况是:20以下 1 5% 左右,20~30 约30% ,30~40 约30%, 40~50 约15% ,50以上 约1 0%。根据社会发展趋势和思维观念的改变,以及国家城镇化发展的大战略,20岁以下的现任农民工90%以上可能很难在未来返回农村工作,20至30岁之间的现任农民工估计有70%以上不会再返回农村,30至40岁之间的农民工大约有50%不会回到农村,而40以上的农民工最终有80%以上会重新回到农村工作。如此算来,在2亿左右的农民工中,最后有至少1.5亿将留在城市工作和生活,随着农村新人口的增长,未来的流动比例也会大致相同,并且未来出生的农村下一代很有可能80%以上均选择在城市流动,很少有农民愿意把下一代送回到农村劳动,十年以后,中国的农村静态人口估计只有4.5亿左右,二十年后估计只有3.5亿左右,这就会产生很多的问题,二十年以后,中国的农村也许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中老年地区,老龄化将比城市严重得多,这可能是绝大部分专家和政治人物很少考虑的事情,但是,现在必须要考虑了,不考虑这个问题,二十年以后,中国会出现更多的新问题和新危机,处理得好,二十年以后,农民可能是中国最好的职业之一,城里人可能渴望下农村;处理不好,50%的耕地都将面临荒芜的地步,作为政府,应当努力把农村打造成人人想去工作的美好田园,要让农民二十年以后真正的挺直腰杆做人。


二、耕地最佳流转方式

——土地是集体的,但集体管不了承包地,种地的农民地不够,不种地的农民拿着地,矛盾的承包制不能用自愿流转来解决,有限的强制流转是农地合理利用的正确方向!

根据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出台的流转政策:加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和服务,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规模经营主体。这个规定明确了在土地承包权不变的基础上,农户把自己承包村集体的部分或全部土地,以一定的条件流转给第三方经营。2010年中央1号文件又规定:农村土地流转,不得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性质,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不得损害农民土地承包权益。也就是说,农村土地流转后,相当于“三权分离”:经营权归受让方,承包权还是归承包农户,所有权也还是属于集体。流转后的土地,仍然只能用于发展农业,不能用作房地产开发等其他用途;农民依法享有土地流转权益,如租金、股份分红等。

中央的农地流转政策存在几个明显的漏洞和不足:首先是自愿性原则,当年中国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主要目的是调动农民种田积极性和主动性,增加农民种地自主权,促进粮食增产丰收,在一定时期内,这个目的是达到了,农村出现了短暂的快速发展期,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工业化的加速,农民外流的情况日益明显,手握土地的农民抛弃土地外出打工的人数越来越多了,对比种田的收益,外出打工显然要好很多,这批农民工对手中的土地并没有非常珍惜,是否荒芜也不太关心,愿意给别人耕作就给,不愿意就荒弃,造成严重的抛荒现象,自愿原则本来是一件很好的理念,但是,用在农村就不太合适,大多数农民的思想觉悟还处于比较小农的状态,说直白一点还比较自私,生怕别人得好处,自愿的结果就是大量农地闲置。其次,集体权力虚化,过去集体握有土地所有权和管理权,还有处置权,现在只有所有权,没有管理权和处置权,法律和政策都不支持集体组织合理谋划农村土地的效率最大化管理,根本无法实现所谓的大户、农场和股份制,农村的承包地条块性非常强,大地块被肢解得面目全非,本可以大户和集体耕种的土地很有可能中间就夹杂着一块或几小块荒弃土地,只要土地承包方不肯让步,本可以整体耕作的土地就变成零打细敲的小规模耕作,大部分丘陵和盘地的农村根本无法实现机械化高效农业,即使在平原地区,机械化的效率也是很低的。第三是有偿性原则,这是一个纯粹的书生气的原则,农业本身就是一个弱质产业,做得再好又有多少利润可言呢?如果转包方狮子大开口的话,一年下来,不是为自己赚钱,能支付转包费就不错了,碰到天灾之类的年份肯定还得赔本,农业耕种不是商业开发,如果允许农地改变用途进行非农使用,也许转包费就不足多虑,然而,国家政策是明确规定耕地是不允许改变用途的,所以,政策的执定者在考虑问题时就没有站在农业性质上看问题,而是有意的为农地改变用途开口子,从农地流转实践来看,的确有很多地方,企业和个人借流转之名行开发之实,造成耕地面积的快速下降,并且还有进一步加速的势头。


三、什么是最好的农地流转方式?

在讨论什么是最好流转方式之前,我们必须要搞清楚“耕地”的意义,耕地是用来干什么的?耕地能不能成为广泛意义的流通商品?顾名思义,所谓耕地就是用来耕种的,通过耕种产出农作物产品的,是为农民提供劳动权力的生产资料要素,没有耕地,那要农民干吗?耕地就是农民的特权要素,不是农民的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占有它。耕地不是广泛意义的商品,不能象服装皮鞋一样的商品可随意流通,农业是国家的基础产业,农业的基础又是耕地,没有耕地就没有农业,耕地是不能随意买卖的,只有耕地上生产出的作物可自由流通,用来满足人类的各种生存需求。所以,归根到底一句话:耕地只能被农民占有,其他任何主体都不能占有。

为了保证农业的稳定发展和农民的稳定增收,我提出土地流转的三个新原则:

第一,集体主导原则。按2亿农民工计算,农民工人口占农村总人口数约为30%左右,其占有的耕地也大约为30%,考虑到部分农民有流动性,在城乡之间徘徊,稳定在城里流动的不少于1。8亿人,那么这部分农民工的土地必须由集体主导强制收回,怎么个收回法?改变过去一成不变的几十年承包方式,用动态承包法,将村集体所有土地的80%分配给愿意在农村稳定耕种的农民承包,拿20%土地归集体所有,采取集体管理、集体耕种的方式,那些拥有自主耕种承包地的农民可以参与到集体农地上来劳动,而那些在外务工不拥有土地的农民工则无权力占用耕地,但是,我们还必须保证返乡农民工不饿肚子,返乡后有劳动权,那么,20%的集体用地就是他们临时工作的地方,如果说他认为以后可以不再外出务工,选择长期从事农业,可以从集体耕地中拿出部分耕地分配给他们作为承包地。为了防止集体用地出现腐败现象,建议成立集体耕地管理小组,由静态农民的20%作为代表从事集体耕作和管理,并决定土地流转程序。村级领导只作为主导者,而不是一个任意处置用地的私家老板。集体耕地的收益除了支付耕作成本之外,其它盈余作为集体发展基金,为农村特困人员提供保障。

第二,动态梯级流转原则。国家任何有关农业的鼓励政策着眼点都必须放在真正的农民身上,只有把那些真心扎根农村、奉献农业的农民积极性调动起来,农业才有希望,农民才能增收致富,随着农村人口不断地往城市转移,转移人口的土地肯定不能把土地承包权带到城市,只能被限制收回,收回以后交给谁呢?交给没有脱离农业的农民,怎么转移法?梯级转移,越是稳定从事农业越久的农民越有权力得到更多的周转地,这需要具体执定细则,大原则是优先转给从来没有外出打工的长期农民,依次类推,这样下去,就会产生一个良性循环:越是爱农村的人,最后手中的承包地就越多,增丰致富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继续从事业农业的积极性也越来越大,对当好一个农民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强。如果不把转移出去的农地转给种地农民,很可能出现二十年以后无数土地的拥有者成为不为农业作任何贡献的“纯地主”,而老老实实的农民则再次成为永远也富不起来的“长工”,如果能够动态梯级流转的话,越坚守的农民越是成为香饽饽,说不定二十年以后,农民会成为很多城里人羡慕的职业。到了那个时候,农民才可以说真正的在从事自己的事业,而不是需要国家关照和扶持的群体,只有把农民当作一个让人越来越想做的职业,农村问题也才能正得到根本性解决。

第三,农地用途强制性原则。耕地保护事关中国的粮食安全,也事关中国的整体稳定,如果耕地控制不好,中国要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变得恐怖,决不是茅于轼等人所说的“耕地不重要、粮食可以买”的简单问题,国家出台土地流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由于没有规范流转过程中的责任问题,所以,很多农民只顾眼前利益和短期利益,赚一点小利把农地转手出去,看起来好象生活转变很快,实际上从全国角度看却是埋下了巨大隐患,为了保证农地的用途能依法管理,必须在三个方面把好关:首先土地承包人在接收承包地后必须办理土地用途责任书和土地使证,由镇级土地管下部门负责颁发,其次,土地转让须经承包人、村集体和土地管理所三级管理,承包人与转租方签署转让合同和土地使用性质责任书,经村委会审核,如果属同村村民之间耕作转租可不送交镇级批复,如果属向外村和其它实体转实则须经镇级批准。第三必须强化土地转让责任追究制,如果农村耕地被转作它用,承包方和转租方都要承担责任,转租方必须退回转让收益,并配合承租方在规定时间内恢复原用途,对不能复耗的情况要负刑事责任,确保转让双方不敢轻易冒险试法,用既成实事的老办法应付政府会酿成许多后患,村集体在转让过程中始终有承担监督责任,一旦出现改变用途而未加制止的情况,村干部要负连带责任。

一个科学、合理、依法、有激励性的土地流转过程不但可以实现农民快速增收致富,而且可以保证农村长期稳定有序发展,保证农民最终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职业,保证中国实现长久的粮食安全。



四、什么是正确的支农政策?


——如果农民每斤粮食卖十元钱,那么,中国所有的农民都不需要资助,现在农民只能以每斤一元卖掉,于是,农民就成了穷人,就成了要支持的群体,我一直排斥“支农”的提法,但国家这么用,我就沿用了,“农补”应当是补给种田人的,而不是补给囤田人的。

其实农民是可以把粮食卖很高价格的,即使国家以进口相威胁其实也没有多大用,世界的粮食本身是有缺口的,即算没有,也无力承担中国7亿左右的非农业人口,中国农民的贫穷是政策性贫穷,而不是原生性贫穷,国家把农民搞穷了,出台一些政策反过来再支持一下农民也算是一种弥补吧,不过,就算是这样的弥补还做得失误一箩筐,真正的农民并没有从中得到多少实惠,坐在中南海的专家不是真正的专家,不呆在农村、不深入农村的专家都是政治官僚,制定出来的政策都是好看不中用的东西。

作为支农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农业补贴”,目前的作法是按承包地实数直接打入耕地拥有者的个人帐户。国家拿出这么多钱补到农村,不能不说是好政策,但是,好政策要起到好作用,要起到对农业和农村的长久正面作用还有大量问题需要思考的,如果按现在农民工2亿的数量计算,按人均一亩承包地的话,也就是二亿亩耕地实际掌握在不种田的非农民手中,他们一方面在城市工作拿工资,另一方面还要从国家拿走200多亿的农补,看起来是增加了部分人的收入,实际是对农业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两亿人有些闲置土地抛荒不用,国家补贴照拿不误,有部分人一手拿着国家补贴,另一手又从他人口袋要钱,他把自己的土地转让给同村人,一般要求别人付出100元不等的年租金,如果别人不愿意出,他就抛荒,也就是说如果这些人一丁点农活都不干,他一年也能从一亩地上赚取200元收入。再看看那些安心种地的农民,他们一方面希望得到更多的的耕地,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多付出那一百元的租金,国家的补贴款也拿不到,碰到天老爷关照,一年下来,每亩地可能赚个500到800元的,缺水的地区可能只赚到200元左右,一旦有天灾人祸的事件出现,一年到头还要亏钱,而不种地的城市务工人员则旱涝保收的拿200元到手,这样的政策是能够对农业起到什么正面作用?农业补贴为什么不能调整到提高最低收购价的路子上来?谁种粮谁得益才是调动农民积极性的最佳出发点,而不能变成谁占地谁受益,试想想,如果能把400多个亿的钱调整到种粮人的头上来,静态农民的年收益每个人可提高400元左右(不把老年和学生计算进去),这不就是相对提高农民收入吗?

支农政策的第二个关键问题是实行“国家收购制”。目前中国部分地方还保留了国有收购渠道,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农产品收购都是放开的,是市场化的,私人收购企业较多,稻谷、小麦、棉花、大豆、玉米等主要农产品, 国家都有保护收购价,按理说农民的利益是可以保障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当农副产品供应充足时,比如说棉花收购,有个等级问题,农民自己很难给自己的产品定级,私人收购商掌握了等级决定权,降级、压级的情况比比皆是,农民没有任何主动权,只有在什么情况下农民有主动性呢?那是棉花严重供不应求时,才能真正实现自己决定自己的买卖意愿,但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市场偏紧时,中间商又以次充好坑害国家,囤积居奇扰乱正常市场秩序,中间商始终处在有利位置,国家和农民两头都处在被动位置。其它农产品也存在类似问题,如果是恢复国家统一收购就基本不存在这个问题,既然国家都采取了最低收购价,为什么不直接国家收购呢?仅仅是为了让农产品卖个好价钱而放开市场的吗?如果是站在竞争的角度为农民着想的,那也应当保留国有收购站,而不应当取消啊,现在农村大部分国有粮站都废弃了,供销社也没有了,表面上看是放开市场竞争,实际上就是交给私人老板谋利,国家的保护价更多的是保护了中间商人,农民并不是真正的最大受益者。另个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收购商的道德缺失,在当前的粮食收购中由于存在严重的腐败行为,导致部分缺德粮商弄虚作假,粮食收购商在转卖过程中掺水、掺砂的情况是潜规则,是赚黑心钱的捷径,100斤粮食中掺半斤砂子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在夏粮收购中还有掺水行为,粮商在进村上门收购中计量搞鬼也是很常见的,如果采取国家收购或定点收购,既保护了农民利益,又保护了国家利益。

财政支农不能有“回扣”。去年回农村,听村干部告诉我,现在国家对农村的财政支持项目很多,有农田改造的,有水利建设的,有新农村规划的,有农产品开发的,有渔业发展的,有经济作物开发的,但是,要想拿到这些项目就非常麻烦,我问他:“既然是财政拨款就应当很规范,怎么个麻烦法?”他说,主要是靠关系,因为县市有关部门其实对国家的钱怎么用心里都没底,又没有什么好的规划,各个村里各显神通,到处找关系,谁的能量大,谁就能拿到项目,拿到项目也不一定就做到多大事,关键是领导签字了钱就到村了,至于如何能让领导签上字,就得村里先能拿得出钱来攻关,不管多大的项目,没有30%以上的攻关费用,你一分钱也拿不到。钱下到村了,还要经常请领导吃喝玩乐的,能最后花到村集体建设的有一半就谢天谢地了。后来,我一直在想这个事,财政的钱为什么会如此乱花?想来想去,感觉问题还是出在上面,而不是出在县市级政府,财政拨款的大锅饭和缺少规划是产生问题的根源,不是按需花钱,而是满足于把支持农村的钱数凑足就完事,每个村、每个镇、每个县市都应当列出每年的项目计划,逐级上报、逐级审批,最后形成一个综合的项目列表,国家财政的钱下来以后,按规划执行断然不会出现谁有能量谁拿钱的混乱局面,局面越混乱,贪官越高兴,支出钱的自由度越大,腐败出现的机率就越高,财政款的使用效率就越低,农民对政府的满意度也就越低,如果支农的财政拨款大部分都到贪官的腰包和肚子里去了,中央的好政策有可能成为影响政府形象的一个催化剂,支农项目一定要做到专款专用,过多的“回扣”就会让政策打折扣。

中央的支农政策还要实现一个“思想转换”。怎么转换法?就是要改“支农”为“靠农”,如果政策的执定者心中树立一个必须依靠农业的观念,才会认认真真地为农村执定出适合农村、对农民有用的好政策,整天想着施舍农民,而不是服务农民,哪能把精力放在到农村一线去调研?如果高层意识到农业是命根子的问题,就应当把所有涉农专家和官员每年赶到农村呆几个月,让他们跟农民同吃同住,了解农村的实际情况和变化趋势,及时为农村调整执定新的年度规划,我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三农问题”的存在,因为,一些官员三十多年不下乡,不跟农民打成一片,所以,不该有的问题都出现了,出现了的问题也解决不了,最终包袱越来越重,难度越来越大,干部“上山下乡”运动要年年搞,月月搞,时时搞,管理者和生产者脱节的农业政策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五、农村政权的民主建设


——中国非常讲究特色,搞民主也讲特色,不先从城市搞,而是从农村开始搞倒序民主,让一群对民主文化没有任何认识的农民走到民主的最前面,这种“中国制造”!不好!

我第一次见识农村的民主应当可以追溯到1976年,那个时候我才刚8岁,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的父母都要去开会,我也跟着去了,自带一个小木櫈,老老实实地坐在父亲身后,似懂非懂的听大队支部书记讲话,因为本村第二生产队在“双抢”会战中严重掉队,大队决定免掉队长的职务,重新选举新小队长,我对“小队长”到底有多大的权力不甚了解,但是,我清楚我的确不喜欢现任队长,因为我亲眼目睹他曾经公开骂过我的母亲,当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骂,反正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认为自己的父母总是最好的,所以,换队长在我心里是很高兴的,估计我父母也是高兴的,书记讲完话后不久,就开始投票了,选票是由知识青年舒玄良发下去的,他是我小学的老师,因为我父母都不识字,不知道怎么投,舒老师就说:同意的打钩,不同意画叉,就一个人。这就好办了,很简单的就画了个钩交上去了。结果也很快出来了,大队定的候选人当选了,本以为可以回家了,可有人不干,站出来提意见,说新选上的小队长不够格,为什么呢?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新队长的哥哥曾经因为偷生产队的水牛坐过三年牢,另一个是因为他家的兄弟太多,有七兄弟,以后社员会吃亏。要搁到现在,这也算不上什么理由,跟当队长也没多大关系,但是,大队书记还真不敢怠慢,那个时候家里有坐个牢的可不是小事,因为犯法的事当年是少之又少的,不考虑也许会影响社员情绪,更会影响大队的精神面貌,所以,大队决定暂不确定,先由看管林场的另一个武汉籍知青代理小队长,等双抢结束后再重新选举。这是本辈子第一次接触的农村“民主”,虽然不是很科学、很西化,但真有那么一点民主的味道,生产队社员可以按自己的意志画钩和叉,没有任何人左右他的思想,大队书记也还得听取意见,慎重处理社员意见,小队长其实也不是个什么官,只不过是带社员做事的人,自己也得做事。

相比之下,又过了几十年,再看今天的农村选举,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进步,更看不到任何“民主”的味道,连一点“味道”都没有了(CCTV报道的可能不一样),农村民主产生了许多不好的“特色”,归纳起来大概有五个:族、钱、黑、网、义。

族群民主:中国几千年形成的宗族关系到现在还维系较为紧固,族群观念仍然没有减弱,这种族群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对于国家的稳定与和谐是有帮助的,尤其是一些宗族仪式包含了丰富的儒家信仰及佛家信仰,在处理某些基层关系时可以达到润滑剂的作用,但是,这些作用总体来看是非常有限的,今天的农村,族群关系越来越走向庸俗和非理性,在村级民主中,族群关系已经产生了十分消极的影响和作用。如果村民由多族姓组成,那么大姓就会占据主要位置,如果是同姓村庄,那么,支系越大就拥有控制权,或者在两大支系中轮流交替,小姓和小系永远都没有当书记、村长的机会,选举都是走过场,选举之前就已经定好的结果,谁来监督也没用。

金钱民主:中国实行所谓的村民选举以后,刚开始的两年,候选人只要勤快一点多拉拉票就行了,后来单靠空手拉票不见效了,得拿着礼物上门拉票,穷的山村有带饼干、方便面等小件的,好一点的村子就带什么床单、毛被、毯子、水瓶之类的大件,再富一点的村子就直接带红包上门,一手交钱一手画圈,不管是穷村还是富村,大部分村官都得靠钱开路,“没有钱开路、莫进小衙门”是村级选举的中国特色,有些地方连监督选举的上级组织人员还跟着拿一份礼物回家,说是纪念品。个别资源丰富的村子,比如有煤矿、铜矿、铁矿之类的村子,根本就不用选,出多少钱把村官包下,出不起的人就承包不了,村官也被“工程化”了,包不起就别掺和。

黑社会化民主:重庆打黑除恶以后,中国人见识了大城市的黑社会,殊不知中国的农村丝毫也不逊于城市,在黑道这一块,农村可是发源之地,越是发达的地方,黑社会化越是严重,想当村官就得黑白两道通吃,黑道吃白道也是司空见惯之事,超生罚款,村长讲罚多少,村民就得出多少,没有收据的,你不听,说不定你的房子就没了,更有甚者,有些妇女在超生前还得跟黑社会睡觉,或者跟村长睡觉,有些村霸搞支农项目是抢项目,谁跟他竞争,他就将谁“砍”出去,想要项目还是要命?农村征地、拆迁是村长口中的大肥肉,一旦钱到位,那就是村长、书记的私家银行,想花就花,没有道理可讲,谁讲理谁挨打,搞不好让你:有本事上北京告去呀!黑社会化的村民选举有那么几个绝招:选前雇凶砍人,让你失去竞争力;唆使枪手选前栽脏污告,选完就拆诉;收买党员、村民代表制造形象优势;泼屎、封门阻止不同意见者,让异己村民不敢在选举之日出门一步;黑道震场,在选举现场制造恐怖气氛。

关系网民主:以前想当个村官,只要搞好乡镇领导关系即可以了,现在可升级了,稍维发达一点的村子,如果想当村官,还得往县市级去拉关系,县市各党政机关都是攻关对象,看谁的关系网大,看谁能调动的上层资源多,农民有时不怎么看村官的能力,注重村官的后台,大多数农民以为村官后台越硬,以后给村里带来的好处会越多,他们都看不到事情的另一面,关系越多,需要向上打点进贡的上级也越多,耗费的财力也越大,村级开稍就越多,而能够到得到的反馈利益很可能只是个肥皂泡,最后都是空气,农民可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侠义式民主:这是当前农村相对来说最好的一种民主,在一些民风纯朴的农村,选好人、选能人还是可能看得到的,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没有民主,在这些也方,有三类人很受青睐,一是有侠义心肠的好人,这种人朋友关系多,乐于助人,群众威信高;二是有能力的人,有部分农村新青年受现代文明思想影响,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和较好的经济头脑,能带动村民集体致富;三是愿意奉献回报家乡的先富一族,这些人通过多年拼博和努力,积累了一定的社会财富和物质财富,并且时刻有一颗报效家乡的爱心,愿意把自己的个人财富部分拿来跟村民分享,搞村级企业和村级公益事业的发展,能够被村民信任,不会怀有私心。侠义式村民民主是今后相当长时间内可以给予积极评价和推广的农村民主,它虽然有很大的局限性,但是,与相对落后的中国农村现实来讲,已经是最合适的短期民主了。

中国采取倒序民主的方式本来就是一种错误,不成功是自然的事情,在农村不是要力求民主最大化,最现实、最可行的是力求公平与安宁,中国整体民主不前行,在农村是找不到出路的,毛泽东的“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此问题上要活学活用,必须反向进行。

农村民主建设到底怎么搞?我想必须考虑三个变化:

农村民主最紧迫的不是“一人一票制”,因为农民到目前为止并不理解和珍惜手中的选票,也无法有效用好手中的选票,“一人一票”更多的是流于形式,没有给农村民主带来任何新气象,也没有促进农村民主建设取得新经验,更没有让广大农民满意,与其搞费力不讨好的“一人一票”,还不如暂时考虑其它新的民主方式。

第一,村官必须逐步纳入乡镇编制管理和考核。自新中国成立至现在,村官都是没编制的,都是“临时官”,有没有文化不要紧,有没有水平也无所谓,所以,最后的待遇也是可多可少,村官的工作就变成凭“良心”做事,既然村官自己都意识到自己和短命性和落后性,所以,他们就不会善待自己的职业,在群众当中也不会有足够的威信,我认为,随着中国财政收入的不断增加,国家必须要考虑村官这一级的编制问题了,可以把所有的村官视为乡镇政府的派出工作人员,实行业绩管理,实行动态流动,接受村民监督和考核,村官不在村级拿工资,自然村可以看成工厂的一个车间,村长就是车间主任,村干部无法从村里拿一分钱,对农村实行“企业化管理”一定可以给中国的农村带来新面貌。村官每年必须接受群众投票考察,不合格的村官要轮岗或者下岗。

第三,村官必须有文化、有能力、懂管理。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其它各国,“现代农业” 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原始农耕渐渐都要退出历史,原始农业可以不需要很高文化和很高水平的村官来管理,只需要保证村民不出乱子就行了,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不能再落后了,农民也不同意国家轻视他们了,农村必须接受现代农业的改造运动,而领导这一运动的领导者不能是文盲,也不能是拳头帮,必须依靠愿意扎根农村、懂得“三农问题”的职业村官,没有一大批职业村官,就不可能有现代农民,中国政府基层政权的改革需要让村一级变成中国最活跃的舞台,知识青年再下乡,不再是临时性的,而是要终身制的。

第三,农村民主必须是限制性民主,必须是庄稼人的民主。我在前面论述过中国的农民定性的问题,一大批在外工作的农民工不能算是农民,实际上就是工人,他们不应享受村级民主权利,但他们可以享受所在工作单位的民主权利,有很多农民工,长年或者多年都不务农了,等到要选举的时候就跑回家掺合,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农民的利益问题,有些人甚至希望能更多的占有忠实务农的农民利益,这些人必须从日常民主中除权,让那些真正为农业作贡献的农民真正享有决定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权力,要让那些真正热爱农村的农民看得到自己未来的希望,中国农村最终依靠的是谁,我们就把权力交给谁,绝不能交给只享受权力不承担义务的不相关人士。



六、农村的文化建设


——准确的讲,现在的农村是没有文化的,曾经的农村文化已经接近或者已经消亡,如果硬是要找出那么一点文化,就只能是“堕落”二字了!


说农村没文化也许不是我的首创,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这决不是针对农民兄弟说的,也无贬低农民之意,所谓农村的“堕落”是指文化的堕落而非人格的堕落,是谁让充满活力、充满热情的广大农村变成死气沉沉的文化荒漠?是谁掠夺了生动活泼的农村气息?

答案其实并不复杂,精英的流失是农村兴衰的关键。工业文明兴盛之前,那些博取功名的读书人,不管离家多远,“告老还乡”是最主要的生活方式和最终选择,即使是出将入相,他们的家眷多数仍在家乡留守。正因为这样,一代代离乡背井,他们的根却扎根于乡土,家族的血统并没有因此而衰败,优秀的基因仍在故土繁衍。虽然人有百年,家有代兴,但这种生活方式却保证了乡村并不缺少优质的基因。同时,那些出过远门,有些眼光的致仕官绅和乡村的读书先生,往往就成了各宗族的长老和房长,由这些人来维持乡村秩序和道德,自然有很高的行政权威和道德权威,这恰是中国古代乡村自治的政治与法理基础。自宋代之后,中国南方的乡村自治趋向成熟,不管政权更迭,江山易帜,乡村似乎都是世外桃源,一切都还井然有序。进入工业文明之后,精英的流失已经无可挽回,大量优质基因从乡土之中流向城市,极大地改变城市人口的先天素质,而乡村人口素质的下降则从当前高考的入学情况就可一目了然。农民工是最底层农民中又相对素质较高的一部分,当这一部分也从农村流失以后,农村就彻彻底底的空壳化了,农村就是一块文化沙漠,寸草不生的荒漠。


中国政府对农文化的长期忽视是农村文化衰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京剧、越剧、黄梅戏、豫剧、评剧、二人转等等有哪一种艺术不是源产于农村?有哪一种文化曾经不是农民生活的一部分?成千上万的农村演出人员都到哪里去了?都进城了。进城干什么去了?打工?听欧洲歌剧还是听交响乐?农民的儿子弹钢琴去了,再唱戏就成了低俗落后的土包子了,哪还敢呆在农村唱戏?即便还想唱唱民族的曲儿,那也得到城里去唱,唱给城里人听才算是有点靠谱,土台子上唱戏的哪有什么出息,现在,一般的唱还不行,还非得上那个什么“戏曲研究生班”不可,这哪里是唱戏啊!这分明就是在读书,研究生还会唱戏给农民听吗?其实不光是在农村,就算在县城,一个文化班子想留下来也是不容易的,没钱拨下来,谁能饿肚子唱啊!谁也没料到,一个产生于农村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是几百年、几千年的民族文化艺术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就彻底消失了,这种荒漠化的速度大大超出了我的意外。


农村文化必须要有载体,现在的载体是谁?是哪部分农民?中青年男女大部分背井离乡在外打工,留在农村的不是老就是小,他们怎么承担文化的载体?他们不要说承担责任,就算免费给他们享受文化,他们又有什么能力来接受呢?一个空荡荡的壳子能赋予他们什么样的文化生活?如今的农村,准确地讲,应当称为“老幼寄存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居住地,再谈文化就是多此一举。


其实,在中国的农村,也并非只有传统的民族文化,农民在接受现代文化方面同样有过兴盛的历史,原来的“乡镇文工团”和“文艺宣传队”那都是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队伍,他们在农忙的时候,为集体农民加油鼓劲,农闲的时候给农民带来轻松愉快,村村都有文艺员,个个都能丢几嗓子,五六十年代的农民,很多都能吹拉弹唱,现在呢?不是现代化了吗?有几个农民能拉几样?别说农民,99%的大学生半点艺术皮毛都没有。农民现在除了长年累月在外地挣钱,还能为农村做点什么?没有积极的文化作依托,必定就会有庸俗的文化占据位置,必定会导致农民无所适从,农民现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不要看什么政府搞文化下乡,能送几天?一个没有文化根底的广大农村,靠政府送几天文化就可以解决问题吗?一年到头农民也不能老等着“文化下乡”,绝大部分农村是等不来的,因为那些下乡的“作秀演出”就是为了图个政治效应,演几天就走人,演的还不见得是农民喜欢看的。没有了农民想要的文化,一些让政府头痛的“文化”就见缝插针的进来了,举几个例子:基督教进来了,越穷的乡村越相信,越是老实的农民越容易被洗脑;法轮功也打入农村了,村头村尾到处都是法轮功的书籍光盘之类的,有些人不信,但有很多人还是相信,他们的知识毕竟有限,也不能分辨什么大是大非,就算犯错了,他们未必心里是清楚的;裸体演出也进村了,隔三差五的搭个篷子,搞一台音响演一些乌烟瘴气的黄色脱衣舞,不是每个人想看,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拒绝,一个四季空虚的农村地区,有多少人能拒绝那些“人性”的东西呢?还有娼妓文化也在改变着农村,在旧社会,人们都知道这是个丑事,不值得宣扬,如果哪家出了这事不知道多么丢家族的底子,现在不一样,男盗女娼的文化在农村亦十分盛行,并且理直气壮,谁家有妓女不丑,某男是嫖客不羞,乱沦现象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谁能料得到新中国成立以后绝迹很久的东西,二十一世纪又卷土重来?并且来势凶凶,不可阻挡,堕落文化正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农村的接班人,还能不正视吗?


包括农民在内的所有公民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在国民待遇上也应当是相等的,这几十年来为什么农村的文化快速荒漠化,而城市的文化却过度饱和,甚至是活动泛滥?中国的文化建设难道真的只是满足那些所谓“文化人”的需求吗?文化较低的农民难道真的不需要文化营养吗?我不认为农民对高尚文化的领悟能力比文化人差多少,他们接受文化教育的效果甚至超越某些文化人,他们在接受文化以后能植入到心灵深处,而某些文人只是把文化当作过眼烟云挥之即去,国家大剧院建得再漂亮,进入大剧院的人无论有多么显赫都代替不了中国人整体性文化落后的面貌,不解决农村的文化荒漠现象,中国一百年内还是一个文化孤岛!也还是一个荒蛮国家。


面对没落的农村文化我们该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可想?我认为办法是有的,就看政府怎么操作,我不太赞成浮澡的、短暂的“文化下乡”,那不是扎根的文化,那是闪光灯式的文化,留不住的,要想让农村文化复兴,必须让“有根”的文化回来,什么是有根的文化?还是起源于农村的传统曲艺文化,必须把民间曲艺文化提到一个非常高尚的文化层次,要让农民沉醉于自己的文化,而不是因自己的乡土文化而自卑,年轻的一代农民受到所谓新文化的影响,把传统民间文化糟粕化,把自己的人格与其串联在一起,这是非常可悲的,能带来艺术和快乐的文化为什么在二三十年之内就给媒体变成了低俗的东西呢?媒体和政府难道没有责任吗?当前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制造文化回归的舆论氛围,让农民乐于接受自己的乡土文化。第二个紧迫的任务是让精英回到农村,我这里所说的精英并非狭义上的精英,而是广义上的精英,只要比农村大多数农民素质高一些的文化人都可算是精英,只要他们能够给农村带去文化和艺术就是精英,精英回去了,文化就有传播者了,有了传播者就会有接受者。第三个方面政府必须下决心加大对农村的文化建设拨款力度,恢复农村“文化站”的功能,要组建大量业余文化演出队伍,忙时播种,闲时演出,不要让闲时的农民都坐到赌桌上去,更不要农民闲时整一些污秽的裸体秀,先进文化回来了,庸俗文化自然就会退场,只要给钱,农村文化就能活起来,甚至比城市更活跃。

尽快进行荒漠化治理吧,政府!动手越快,效果越好!

中南大学孙锡良(联系邮箱:sunxl1971@163.com联系电话:0731-88876924)

建议: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抛开门户之见,给我一个机会就中国“三农问题”作一次较为全面的讲座,我对中国农村的有关研究,到目前为止还算是较好深刻的,也是有别于主流专家的,在网上也是得到较大认同的,只差一个身份问题。



281 271 8
分享到:
已有8人联署签名
宛底之蛙   wuhanchin   百谷天地   社科创新人   hnklg   【查看全部

谢谢,您是本文第 4172 位阅读者,共 6 个跟贴



投诉
中南孙锡良的更多建议:

建议44465号:”精准扶贫“重在找出政策的”精准点“
建议43153号:孙锡良:十三五规划——建议中央及时启动系统性的“村村通2.0版”
建议37936号:孙锡良:房产税立法——希望全国人大能参考“民间版方案”
建议36379号:孙锡良:推出中国第一个“民间版养老方案讨论稿”
建议36679号:孙锡良:中国第一个民间版“养老保障体系框架讨论稿”
建议35788号:孙锡良:如何落实好习总书记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
建议35528号:孙锡良:建议中央对“党政干部任职制度”作重大改革!
建议35246号:孙锡良:制定新的“土地流转”政策之前须搞清楚四个问题
建议33260号:孙锡良:中国政府需做好“五件事”确保房地产业良性发展!
建议28137号:孙锡良:国际警示——中国须对中东地区“战场移位”做好预案

第2楼 按价值规律和竞争规律办农民的事最合适
[ dsup960 ] 发表时间: 2010-11-04 10:42:42                                     [ 点评 ] [ 投诉 ]
第3楼 提得好
[ 张奋 ] 发表时间: 2010-11-04 19:22:09                                     [ 点评 ] [ 投诉 ]
第4楼 狗屁不通
[ leining ] 发表时间: 2010-11-07 10:09:38                                     [ 点评 ] [ 投诉 ]
狗屁不通
第5楼 解决农业漏洞的建议
[ 社科创新人 ] 发表时间: 2010-11-10 21:44:46                                     [ 点评 ] [ 投诉 ]
第6楼 土地分配建议
[ 61.156.153 ] 发表时间: 2010-12-28 16:34:43                                     [ 点评 ] [ 投诉 ]
第7楼 知音,所见大同啊
[ 张戈 ] 发表时间: 2011-06-03 00:25:56                                     [ 点评 ] [ 投诉 ]
首页  上页  下页  页号:1/1  
标题:
  正文区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删除线 背景色
插入图像 插入Flash 插入多媒体文件 插入声音文件 插入real媒体
大笑
微笑
郁闷
惊叹
愤怒
邪恶
呆立
无语
摆帅
陶醉
注意
疑问
生气
快乐
害羞
悲伤
思索
眨眼
    
提交格式: 保持当前的换行状况   自动换行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消息   通过注册邮件
在参加强国社区E政广场之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同意相关条款
发微博         
 
最新联署签名建议
联署人数最多建议
跟帖最多建议
支持率最高建议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